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产品荟萃

【一分厂那些人那些事儿⑤】只因多看了你一眼这辈子就认定了你!他们是真正的油地结合

日期:2019-01-13 20:10:45 点击:0 来自:本站 作者:

  五十多年前,黄河三角洲发现了石油这一工业的“血液”,一夜之间,来自天南地北的石油工人汇集渤海湾畔,胜利油田从此在这里崛起。

  半世纪前,石油开发的号角也在当时的惠民地区吹响,几万油田工人以当时的地区中心老北镇为基地,建起了九二三厂的一分厂。

  半世纪一晃而过,城市的发展把当时孤悬城外的一分厂大院,现在的滨南采油厂大院慢慢包容进滨州市区的怀抱,成为滨州的有机组成部分,而油田的人、文化也慢慢浸润到滨州人的身边和生活。油地在发展中消融了隔阂,在时间的演化中慢慢融为一体。

  五十年岁月悠悠,半世纪光阴流转,在滨州城市的发展史上,当年的一分厂现在的滨南采油厂永远有自己的一份位置;在滨州市民的形成中,除却当地的土著居民,升迁流转的机关干部,来自四面八方的油田人更是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  值此滨南采油厂成立五十周年之际,让我们拿起手中的笔和相机、摄像机,用口述历史的方式,记录下当年一分厂的发展,记录下滨州市区这片独特区域的发展历史!

  “我是1972年被胜利油田招工招来的,来了领导直接把我分去采油队当采油工,将近一年的时间,总想着好好表现表现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王少华笑得很朴实,在他心里,干一行,就要有对一行的热爱。“领导说了,找几个表现好的开车去,就把我找去了,成了滨南采油厂第一批司机。”

  据王少华所说,19世纪70年代的滨州马路上,鲜少能看见几辆车,马路一眼望得到头,周而复始在上面奔波的,往往就是油田那几辆。“那时候好好的路才只有两条,能开上解放牌汽车已经算是不错,虽然很快就被淘汰了,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  日头比初来的时候上去了些,老人眼里有光,回忆着他的过往,妻子则在一旁静静地聆听,偶尔浮上一丝笑意,那笑中蕴藏的往事,定是值得让人用一生去追忆。

  “我刚从济南过来的时候,被分配到了滨化集团,住宿就是和几十个人挤在一个大仓库。”终于等到丑正芬开口,罕见姓氏的标榜,使记者对老人即将所言格外好奇。“同行的战友们陆陆续续回了济南,只有我还犹豫不决,”她说得很慢,但很有力。

  拥有着地方户口的丑正芬,无论如何也没想过会与油田有所碰撞,当记者问到最终为何留了下来,她笑得很是甜蜜,“当时相处很好的街坊老大姐对我说,你别走了,我们一起做个伴儿。后来这不还给我介绍对象,就彻底把我留在这了。”

  1978年的国庆节跟往年相比没什么不同,却又处处不同。在那个硕果累累的金秋,与丑正芬交好的街坊老大姐,为她安排了一场简短的“相亲”,当时面对面坐在一起的两人,谁也不曾想过这短短半个小时,竟能改变两人的一生。

  “第一次见面还都比较腼腆,但是对彼此印象的确不错,认识了有三个月吧,我们就在一起了。”丑正芬给人的感觉无比温和,就连那话里都带着笑。回忆起当时,老伴儿王少华也是满面温馨,“三个月之后我心里已经打好了谱,就是她了。”

  1979年,同是国庆节的那一天,两人带着全部身家五百多块去往北京结了婚,丑正芬说,“当时他在北京的表妹送了个漂亮的缝纫机当新婚贺礼,被我们当宝贝似的从北京扛回来。”

  “那时可没想到改革开放之后滨州会有这么大的变化,跟我们刚来的时候比简直是天壤之别。”谈起过往,王少华毫不吝啬地跟我们分享起来,“不过说起刚结婚的时候,条件是真艰苦啊,新房里就一个衣橱,床都是两个大木板子搭起来,其他就再没有了。不过即使这样心里还是觉得快乐。”

  新婚伊始,两人在滨化集团分配的职工房里安了家,问起最初的收入,王少华仔细搜索着记忆,“那时……”没等想起来,倒是老伴儿已然沉浸到自己的回忆当中去了,“我那时在地方上,一个月就三十五块钱,他在油田高一点,一个月有四五十呢。不过我们厂领导都很重视我这个岗位,给涨了三块。经济上是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1981年,王少华和丑正芬的孩子,王云飞出生了,油田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非常严格,因此王云飞成了两人此生唯一的孩子。生活条件的艰苦和工作上的繁忙,使无人照顾的小云飞成了医院的常客。

  “没办法啊,我俩都忙,就连我父亲当时都被叫来看孩子了。”母亲永远是孩子最贴心的守护者,丑正芬也不例外,其中儿子的受教育问题一直是丑正芬最为关注的。

  最早在地方幼儿园上学的王云飞,后来辗转去到了油田十五中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丑正芬得知去亲戚就职的大学读书,可以让孩子出国留学,而孩子自己也有这个想法。

  “孩子出国以后觉得视野开阔不少,研究生在那读完就顺理成章地留下工作了,”提起儿子的母亲眉眼里满是温柔,“女朋友也找了,暂定今年年底完婚。”提起孩子的婚事老两口满脸的喜悦和对孩子幸福生活的憧憬。

  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!”王少华说起儿子也满是感慨,“孩子在外面为了给我们减轻负担自己去打工。学校怕学生影响学习,规定只让打一份,他为了多挣点自己去打两份,学习也争气,学校和地方上的奖金,他都能拿到手。”

  随着家庭生活水平提高,越来越多的父母选择把孩子送出国门,接受与国内截然不同的海外教育,与之相伴而行的,则是孩子学成之后,大部分选择了留在国外安家落户。

  在我们不禁为与之相应而生的养老问题感到担忧时,王少华与丑正芬两口子,却是对儿子一年只能回来一次的实际情况表示欣然接受,“孩子回不回来我们都指望不上,”王少华的笑声中并没有掺杂一丝勉强,“我们现在能吃能动,滨州发展又这么快,等我们老了走不动了,养老院也就建起来了,我们对这块很有信心!”

分页:
相关链接 Correlation Link
最新OA界面 New Article
  • 06-08
ASP
ASP
ASP
栏目热门 Class Hot
栏目推荐 Class Commend
版权所有:wellbet手机客户端 2016-2018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AG